百佬汇平台 >> 玄幻魔法 >> 南宋风烟路(书号:2137

正文 第1492章 万物有灵,承续天责

作者:林阡
    曾经,短刀谷的闲人,可不止宋恒一个。swisen.com

    还有苏慕浛、许锁昌、谢云逸等等等等……他们有同样的代名词是某某的女儿、儿子。单纯地报上名来谁都会想,有点耳熟,这是谁啊?

    曾娇生惯养、游手好闲、挂名家主名存实亡,战争来时谁指望他们能独当一面?不过是希望他们能够在生死关头自保或逃脱而已……辜听弦不禁要问宋恒,哪来的魄力用他们来各显神通?

    宋恒笃定地回答他,原因有三。

    其一,东线真州,杀了恶魔东方文修的人,百佬汇平台:哪个不曾是一方的纨绔子弟、刁蛮小姐?

    其二……

    实则从四月北伐开始之后,许锁昌便已在西线军中,作为一个喜欢修桥补路的歪才,六月天靖山之战他就曾立功。当日,柏轻舟说,需要有人临时勾连天梯石栈、为她绕道去烧金军的秘密粮仓。曹玄回答:“修桥补路虽不擅长,本也只需个临时的而已。”

    为了激励宋军将士们一往无前,曹玄所求是一条有进无退的桥路,恨不得它越脆弱越好,灵光一现,立即就想到了曾在短刀谷里因为无聊而吊了一座利民的“快溜桥”结果一场雪崩就害人不浅的半吊子许锁昌……

    那战功对于旁人来说可能小得微不足道,对于“短刀谷里最典型的不成器”许锁昌而言,宛若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支撑着许锁昌后几个月一门心思地上进。虽然那进步在旁人眼里也是微乎其微的,但他为了得到正在大散关驻守的父亲许从容一句认错,当真可以焚膏继晷地继续完善他修桥补路的能力——

    许锁昌一直觉得父亲至今没向他道歉是因为六月他吊的只是一座脆弱的桥而已,不如一座结实的救命之桥可以让他理直气壮地证明给父亲看,他的兴趣爱好确实是可以为军民做贡献的,他的志向也是足以和父亲的理想比肩的!所以寒泽叶与楚风流僵持在天水的这段时日,陇右的天梯石栈常常有他许锁昌流连忘返。

    后来,寒泽叶倒下了,曹玄倒下了,他随李好义逃到西和,但随着战火一路燃烧向南,他又先一步带着老弱病残撤到康县,谁想半个月不到,宋恒就从阶州兵败流落到了这里,毫无战力的许锁昌只能被迫兵败如山倒。腊月十八,当完颜乞哥、术虎高琪追兵渐近,宋恒一边给昏迷中的辜听弦裹伤一边自己身上也血迹斑斑,却还在尽可能地平复心境、沉稳指挥着众人从某座吊桥上有序撤退。那桥是新建,金军地图上没有,因此才给了他们充裕的逃生时间。

    看大家撤得差不多了,宋恒故作镇定下令:“断去桥路。”

    那晚寒风中众人听得到宋恒声音微微颤抖,那晚火光里宋恒也看得清许锁昌嘴角轻轻翕动。

    作为短刀谷闲人一员的宋恒自然记得,许从容曾恨铁不成钢地骂儿子:“造桥?你有什么资格?你有高强的武功么?你有缜密的打算么?你有造桥的能力么?!”也记得许锁昌曾经大哭小叫喊:“别人不了解我就算,你是我爹!却从来不关心我的生活!我游手好闲,不学无术,还不全都因为你?因为你强迫我走一条不属于我自己的路,因为你鄙视其它就只崇尚武功,因为你要把你没完成的理想强加在我身上!可是,我从小就喜欢造桥!从小就喜欢!”

    从回忆中强行回神,宋恒不再感慨,正待以上级身份勒令许锁昌放弃抵抗,就见许锁昌放下火把转过身闭上眼提刀当先砍桥,一边砍这倾注了许多心血之物,一边说:“宋堡主,这座桥,我造的,本想给爹看见多稳固,逼迫他向我低头,不过算了……气节这东西,不应只对爹有!”宋恒听了这话,眼眶有点湿润,忽然发现,这场举国的征战里,成长起来的又只是自己?

    其三……

    腊月十九黎明,完颜乞哥对他们穷追猛打,宋恒因为已近家门太熟悉地形,决定利用完颜乞哥在这一战的轻敌,以残兵败将引诱他追进峡谷,却预先在两侧设下埋伏,等金军中计立即从背后放火烧他们。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时宋军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残兵败将引诱”办得到,“背后放火烧他”办得到,却找不到几个战力能把这支一时慌乱的金军精锐剿灭在大火里。

    是的金军的慌乱只会是“一时”的,随着时间推移一旦他们站稳脚跟,便能一边灭火突围一边强行追歼,那宋恒的这次火攻不过是给完颜乞哥涨了一个“万不可轻敌冒进”的经验罢了。

    早先莫如和郝逍遥一个领兵去制高点屯踞险固,一个受命去康县各地收编武装囤积粮草,当时当地的殿后人马中,宋恒重伤,辜听弦昏迷,许锁昌的剑术甚至还不如苏慕浛……

    关键时刻那女孩却站了出来,说,试试看,不同于许锁昌没那能力,她只是心智不全才没通过师门考核。

    “撑一炷香就行。”宋恒努力调匀气息对苏慕浛说,想着完颜乞哥应该不需要耗自己几成力。

    “是。”苏慕浛的个头,不经意间早已追上她背后长剑,是该出鞘,为昔日南宋官军正名!

    一声清啸,闭月羞光,杀气激荡。

    “宋军真是藏龙卧虎……”完颜乞哥虽然武功肯定在苏慕浛之上,苦于被她占据地形优势打压、而且还是拼了命在打压,竟然困在火里始终不得出,一不留神就被烧到了战靴。虽未受伤,却热得紧。

    “上月末天水失陷,金军里就有你吧!”她恶狠狠地说,眼里充斥着不共戴天,哪怕火已经快要烧出火药范围而伤及她,她都不肯听宋恒号令、倾力要将完颜乞哥歼灭。

    “你是……”完颜乞哥万万没想到会被她这无名之辈封锁去路,火越烧越猛,烟越来越浓,他想冲出火坑的求生欲便越来越强,可打她的心思自然越分越少,被她不管不顾疯了一样地一剑接一剑堵截回去,“何人……”

    宋恒本来想告诉他说,这是苏降雪的女儿,没想到她说:“曹门苏氏——苏慕浛!”

    “……”宋恒一怔,笑叹,曹大人当可含笑九泉。

    其实宋恒也曾代入过曹玄的心境,想曹玄过去的三十多年抗金生涯,想着对曹玄最珍贵的三个场景:

    雪地里的青年怀有报国之心一腔热血,却因为看到一心效忠的苏大人并非同道,正纠结、难过、一时失神,忽然见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无忧无虑地冲他笑:“义父!”

    数年后他重新见到她:“你好,你是义父吗。”从她脸上他看到了他想象中的苏降雪,善良单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简单明了。也曾想过做到完美、忠义两全,最后却坚守了残缺的忠义不能两全。

    “义父,不要嘛,不要去岷山,我要留在短刀谷,每天早上唤你醒!”去岷山的路,他微笑看她走远……

    三个场景,残忍地作出选择,冷静地决定救赎,愉快地做回自己。

    为什么曹玄会喜欢苏慕浛?慕浛是他朝夕相处的情,也是他至死不渝的志。

    临死前他说“慕浛,别怕,义父在”,不就是另一种意义的“苏大人,别怕,曹玄在”!

    而那一晚,宋恒看着苏慕浛毫不犹豫地说“曹门苏氏。”

    为什么慕浛要活着?因为,义父要我活着。

    那就表示,曹玄他救赎成功了!

    宋恒岂能不高兴得热泪盈眶。

    后来宋恒恢复精力提携玉龙,与苏慕浛合力将完颜乞哥击倒,亏得这金将有五个忠心耿耿的部下,合力将他送出了死地却一个个代他赴死,然而驽马上奔回去的完颜乞哥也半昏不醒,战衣都烧毁了一大块,带来的五百精锐只有七八个随他溃逃。

    “原来我昏迷的时候发生过这么多事。”辜听弦懂了,“看来闲人真的有用。”短刀谷本来就有不少分舵在略阳星散。自幼就在短刀谷长大的宋堡主和自己,去召唤那帮闲人们他们自然会响应出列。被人欺到家门口,是耻辱,亦是优势。

    不过,他们就算响应了也需要时间驰赴——

    “垂死挣扎的宋军可来得及等外援?”

    腊月十九傍晚,术虎高琪和完颜纲紧接着完颜乞哥杀到,那时宋恒、辜听弦等人的战力虽恢复了三成,却只能制衡术虎高琪而奈何不得完颜纲及其麾下两千骁骑的围攻。

    紧要关头,却看宋军的援军分明来了,来势汹汹,络绎不绝,这怎可能呢,正午刚发出信,晚上便到了场?想来,也是他们和宋恒想到一起去了,不约而同朝向这地动山摇里闯——

    不同于风鸣涧、塑影门陈氏、戴宗、景胤要坚守兴州不能随便来,

    谢云逸,范泳儿,杨煦,路成,杨若熙,诸如此类……短刀谷二十家族,许、辜、郭、寒、萧、谢、杨、田、百里、宋、陈、路、曹、范、苏、顾、魏、洛、景、程……该来的闲杂人等全都来了,还在增补,不分彼此,一同给宋堡主凑数!

    陇南之役,父辈之辱,他们不打谁打?!

    不仅他们一早就来了,甚至黔西的人,也正巧赶到了康县,乱世中谁都有自己的天责。

    黔西来的人却不是诸葛军师不是青龙也不是何慧如,宋恒甚至觉得眼花怎么可能在寒潭以外的别处看见她:“宁……宁孝容?”

    “寒门宁氏,宁孝容。”苗族女子自报家门。

    一线走了,二线自然上,丈夫走了,妻子自然上,毒圣宁家不是高高挂起,而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唉,泽叶,你与她之间既有救命之恩又有父辈血仇,她对你一向也是爱恨交织……直到如今,她终于大声地承认只有爱、不再有恨了。”宋恒释然一笑,远观着金军在明、毒灵在暗,不可开交。

    唉,宋门陈氏,陈采奕,你却在哪里?这么久了都没音讯……

    不容喘息,战场上脆弱仅能半刻,宋恒必须狠心地压制思念,做这里所有兵将的唯一主帅!

    牌凑齐了,他的策略就比以往好打得多——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在这数十个高手和数百毒灵到来之前,宋恒想过,宋军既已逼迫到绝地绝处,那就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光有勇气没有才能,兵必哀却不必胜。

    现在,却有了,“辎重塞在要道,断去一切退路,活便活在谷北,死也死在此处!”宋恒一剑及地,厉声画地为界,霎时火光四溢。

    宋军军心陡然凝聚,跟随主将勇往直前、杀敌反击。术虎高琪等人提升士气远不如宋恒,金军先因玉龙剑盛气凌人人仰马翻,后因宋军争先恐后阵脚大乱。

    “反攻阶州,我军必胜!”宋恒又再挥剑,锋芒倾泻,指引战路,义军全数一呼百应,众志成城。风沙间旗帜里,此起彼伏的马蹄声刀剑光影和战士们的怒吼,辜听弦惊愕地跟在后面看他背影,忍不住想这位龙骧将军是谁?剑之瑰丽华艳,金军触之即折,当然凝聚力强!这才是三成的他啊,十成的话,未必差于正常状态的师父!

    “这才是‘卧龙’,如今爬起来了……”辜听弦又惊又喜,在心里笑着说。

    跟随宋恒从康县郊野杀回阶州夺城的过程中,辜听弦才知阶州如今由黄鹤去和完颜纲共同接管,宋恒之所以敢立刻杀个回马枪,一则外援如宁孝容等人来得及时、极好,二则李好义与他取得联络说会为他吸引走一部分兵力去西和,三则除了黄鹤去和完颜纲之外这里的金军全部都是林阡和宋恒的手下败将“攻易守难”,四则,黄鹤去还是个自己人。

    短短两日功夫,勇谋兼备的宋堡主,一成状态下成功火攻完颜乞哥将其烧伤,三成状态下正面以剑击败了术虎高琪,现如今不过就剩完颜纲一个对手,怕什么?辜听弦更担心的,委实是到现在也没有半点音讯的师父——

    林阡给他的最后印象,就好比是个火箭炮,不知是带着火还是带着血,反正是一片鲜红和燥热地,一头栽在那山地里,远避人群爆炸了。
登陆百佬汇平台(www.angelml.com)阅读《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www.angelml.com/cgzcj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