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2-负伤

作者:张这这
    待了一会儿,队里的其他人就陆续的回去了,现在病房里只剩下沐天翔和姜施韵,就连苏涵闻讯也煲了汤过来。(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怎么弄成了这样?”苏涵担心的问。转头看向沐天翔,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担忧。

    “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沐天翔问。

    苏涵点点头,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可能是被以前的事儿吓到了,所以稍微有点什么就会草木皆兵,也许,只是我想多了。”

    “也不是没可能,还是注意点才好。”沐天翔说。

    沐剑晨和姜施韵看着他们讨论,虽然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他们其中的深意,可是心里却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几个人又待了一会儿,天色也不早了。

    “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施韵你也先回去吧。”沐剑晨说。“我这也没什么,在医院观察个两天就好了。放心吧。”

    拗不过沐剑晨几个人又耽搁了会儿就回去了。

    人都走了,沐剑晨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脚腕传来的疼痛,让他觉得恐惧。运动员最珍贵的就是身体,这一崴脚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希望能恢复。

    这是个很多人都无眠的夜晚。

    一周后。

    沐剑晨的腿还是无法恢复到能够训练的程度。这可急坏了沐天翔。然而,最着急的人还要说是沐剑晨本人,脚腕子恢复不好,怕是以后就要和这项运动告别了。

    想到这,沐剑晨的心不但沉了下来,甚至开始焦虑起来。

    然而他心中明白,在运动的过程中,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沐剑晨受伤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盛皓。藜麦听了以后,神情不自觉的恍惚了。沐剑晨受伤了?藜麦很是担心她的职业生涯,不但是藜麦意外,甚至连江皓宇都感到意外。

    可是,在藜麦的心中,似乎又闪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看着江皓宇那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藜麦从内心中觉得她好像从来都没真正的认识过江皓宇,好像从来没这么真切的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到恐惧。

    此时,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藜麦和江皓宇。

    “江皓宇,总不至于把事情做的这么绝?一个运动员的生涯,难道就这样随意的葬送吗?”藜麦走上前去,双手撑住了江皓宇的桌子,怒声说道,虽然她的声音不大,可是她颤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那无法掩藏的怒意。

    “藜麦,你什么意思?”江皓宇问,此时他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藜麦。

    “江皓宇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这样的勾当你是不是干上瘾了!”藜麦许是气急,她鲜少这般跟江皓宇说话的。

    “藜麦,如今你为了沐剑晨直呼我的名字,竟然这么跟我说话,记住,你现在是江太太,不管怎么样,你跟我还在同一条船上。”江皓宇说,提醒着她,是她藜麦死切摆列的缠在自己身上,领了江太太的名号。

    “江皓宇,做人至少要有底线!”藜麦说,咬着压,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淡定。

    “底线?你现在跟我聊这事儿不觉的有点讽刺吗?”江皓宇问:“当初早干嘛来的?你跟在我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底线在哪你不知道吗?”

    “以前或许知道,现在可能还真的不太清楚了。”藜麦说着,声音也是越发的冷了。她这般的态度,让江皓宇心里一惊。

    是啊,藜麦的心凉了。

    明明知道这些年,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喜欢,还是义无反顾。跟他有了孩子,结了婚,到孩子离开,到偶尔的甜蜜,可是更多时候,藜麦都觉得特别的真实,甚至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渐行渐远,渐渐逝去的是她对他的浓浓爱意。

    再多的爱,也无法抵挡这样的消耗,甚至再里面看来,江皓宇对姜施韵的感情,都要比 自己的多的多。现在的藜麦,好想念那时候跟在自己身后的沐剑晨,可是藜麦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沐剑晨的目光再也不追随着自己了。

    藜麦回想着,这一切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沐剑晨知道自己怀了江皓宇的孩子开始,还是从那场像是秀场一样盛大的婚礼开始,此间,连藜麦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藜麦,你不要试图激怒我,你知道的,这对你来说,又或者对沐剑晨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江皓宇说。

    是啊,他总是这样,一切事情都再清晰不过了,他永远都能把握所有事情,运筹帷幄。她崇拜他,敬佩他,爱他,不,可以说是曾经爱他……

    藜麦不想再跟江皓宇又无谓的争吵,她知道,单单的争吵对事态的发展无济于事,藜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淡定下来,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帮助沐剑晨化解这次危机。

    “江总,从集团的角度来看,沐剑晨负伤,若是不能参加预赛,所造成的损失,对集团来说,绝对是不可预见的大。”藜麦说:“还请江总看在集团利益的份上,酌情处理。”

    藜麦的理性回来了,很快,快的如果不是他江皓宇对她太熟悉,甚至会招架不住,可是他是江皓宇,她是藜麦。

    知道藜麦是强忍着心里的不悦,可是江皓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要看到藜麦听话的样子。

    “藜麦你知道为什么这多年来,我助手的位子一直是你来坐吗?”江皓宇说‘虽然你是个女人,但是在控制情绪,公私分明上,你做的确实是到位的。’

    江皓宇的夸奖,如今已经很难引起藜麦的心绪波动了,要是几年前,江皓宇的一句不经意的夸奖,可以让她开心兴奋的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可是现在的藜麦却不会了。

    在江皓宇一次又一次的伤透了她的心的时候,藜麦觉得,自己唯一的受益,就是竟能对这些慢慢的变得无感,真不知道是该要高兴还是该哭一哭的好了。

    “后续工作要怎么安排?”藜麦说:“先从美国把专家调过来,给沐剑晨的脚伤做坚定吧。”

    “好,你去安排,如果他真的不行了,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江皓宇说。

    “知道了。”藜麦说完就出去了。

    离开盛皓,藜麦买了点水果直接去了医院。
登陆百佬汇平台(www.angelml.com)阅读《速滑青春正在线》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www.angelml.com/bjz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