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第 82 章

作者:柠柒
    【我错了, 我明天就过去!正好最近我在看世界近代史, 感觉我的学习方法不太对,学起来有点吃力, 想跟你请教一下……学长你是理科生,可以给我梳理一下知识体系吗?或者有什么好的学习政史的方法推荐?】

    【过来再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荀乐乐再回消息,他就没有再理会她了。

    荀乐乐的确是打算过去的, 可是下午的时候她就接到了荀大海的电话, 说是魏家的表姐和舅妈一起过来了,让她去接到家里,晚上一起吃顿饭。

    她们是来s市里办事的, 可能要在家住几天。

    让荀乐乐招待一下。

    现在家里没别人, 荀家那表姐还是来过家里的, 荀乐乐也见过,百佬汇平台:算是妈妈那边很亲近的亲戚了, 不可能拒绝。

    荀乐乐看了一下当时还是上课时间,她就没有打电话, 而是发了微信给姜慕白,表示自己这边有点事去不了他家了。

    接着魏淑芬也打了电话过来,轻声细语地跟荀乐乐说了一下舅妈和表姐的事情,说是给荀乐乐添麻烦了, 让她不用太过在意她们, 如果她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或者是让她做过分的事情,也不用太忍着。

    那都是妈妈的亲人, 荀乐乐当然不会就这样接她妈的话。

    挂断电话以后,荀乐乐就出门去接人了。

    上次荀乐乐见到舅妈和魏家的表姐的时候,她们是跟着她妈一起来的。

    那一面的印象不算太好。

    因为当时魏淑芬回来的突然,不年不节的她们一大堆人非要跟着来一趟,也没有任何事要办,就是要跟着蹭车来一趟s市里再跟着回去。

    说真的荀乐乐还长见识了,没见过这样的人。

    不过当时她自己也是刚穿过来没几天,那天连魏淑芬都是头一次见,更不要说那些跟来的亲戚了。

    她那时候自顾不暇,自然也管不了别人。

    现在就不一样了。

    荀乐乐打了个车去汽车站接人……

    没错,汽车站,因为从老家到s市这边来,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每天只有两三趟汽车可以乘坐。

    车子还不有点破旧的那种中巴车。

    荀乐乐接到她们的时候,母女两个都是两手空空的,一个背了个书包,一个拎了个手提包。

    荀乐乐当时就楞了一下——爸爸的电话里说她们过来办事的,要让她招待几天。

    她们要在市里待几天,什么都不带的吗?

    现在天气已经转冷了啊,书包里装不下几件衣服的吧?

    她还没有说话,毫不见外的舅妈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来一把拉住了荀乐乐的手:“乐乐啊,你可来啦,我们可等了有一会儿了,还以为你找不到我们。我还想着是不是给你妈打个电话,问她要你的联系方式,要不我们这总共也就只去过你们家一次,这s市又这么繁华这么大,我们两个实在是找不到你们家在哪儿啊。”

    荀乐乐根本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舅妈就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她说话的语气倒也不算强硬。

    “你说你妈也是的,我们可是最近的亲戚了,这些年她都没说让我们来认认门,上回那还是我们刚好遇到了一起来的,要不连你家啥样都还不知道的。”

    荀乐乐眨眨眼睛,礼貌地微笑着:“舅妈表姐你们坐车累了吧?我们这就回家去?先休息一下,晚上咱们一起吃饭?你们看是想在家里吃潘阿姨做的菜,还是想去外面吃?s市的一些餐厅做的菜也都还不错,只是我不知道舅妈和表姐的口味,也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就没有贸然打电话订餐厅。”

    她本来的意思是要去外面吃饭,如果舅妈母女带了行礼来,自然要先回家一趟把行礼放下的。

    结果这母女俩根本啥也没带,荀乐乐只好改成休息一下。

    舅妈一听就摆摆手:“那么麻烦干啥,我们现在就直接去外面吃了饭再回去洗洗睡吧。来回折腾累得慌,你莹莹表姐还有点晕车。”

    荀乐乐:……

    “那也行,那我们先上车吧?”

    三人一起上了车,荀乐乐报了一个地址,然后在车子上拿着手机开始查餐厅的事情。

    就听到舅妈笑着说道:“乐乐,舅妈知道你又乖又懂事,先跟你说好了啊,咱们就三个人,不用吃太贵的东西了,让你花太多钱也不好意思,我们就去随便吃点就行的。”

    荀乐乐一边打字一边回应了一声:“好的,舅妈我知道,您和莹莹表姐头一次来让我招待,我肯定给您安排好,让你们吃的舒心。”

    只是舅妈这样一说,她就更不可能随便对付过去了。

    毕竟这是妈妈的亲戚,还有妈妈的面子在。

    可是高级餐厅都是需要预约的,她们这都在车上了肯定订不到,荀乐乐只得问了舅妈和表姐的口味和爱吃的菜系。

    魏莹莹就有点害羞地笑着不说话,舅妈倒是挺大方的:“我们跟你妈一样,吃不了太辣的,其它都行。”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听说咱们市里最出名的是河鲜和海鲜?乐乐你吃过吗?好不好吃?”

    行吧,明白了。

    要说别的荀乐乐可能还得找大哥或者是小姐妹们帮忙找熟悉的餐厅要个座位,河鲜和海鲜……

    她过来以后也有两家经常去的,跟老板都熟悉了能联系上。

    荀乐乐很快订到了位置,又跟开车师傅交代了一声。

    她才转过头对舅妈和表姐说道:“我们现在去一家海鲜店里,那家的龙虾汤特别棒,舅妈你一定要尝尝。”

    染着大波浪卷扎了低马尾的舅妈乐呵呵地笑着点头:“哎,好,我肯定好好尝尝,谢谢乐乐啦,你真是越来越懂事了,长得也越来越水灵,你妈以后可就享福咯,儿子女儿一个比一个出息,她呀,就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了。不过我跟你说啊乐乐,你也得多跟你妈说说,她天天围着男人忙前忙后的也不怎么跟娘家人走动,我想劝她都没机会。这男人有钱就容易变坏,让你妈可要把你爸看紧点,在老家里就算了,要是回市里,可一定要被她给看住了!你是女儿,也要多替你妈着想的,一定要放聪明点,眼睛放尖一点,帮忙看着你爸。”

    荀乐乐皱了皱眉。

    舅妈就又说道:“你别觉得舅妈说你爸坏话啥的,男人没干坏事以前大家都说他不会的、不至于,还不是该学坏就学坏。别怪舅妈说话难听,我都是好意,防着点别给他机会总比放任不管让他全靠自己自觉好。”她还来了一句哲理,“人性啊,是经不起考验的!舅妈是过来人,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你听舅妈的准没错。”

    荀乐乐:……

    连开车的师傅都频频从后视镜看着后面的妇女——

    这什么人啊。

    让一个看着还是学生的、伤残的小女孩请她吃饭,还要吃海鲜河鲜的。

    完了又开始教一个小女孩防着男人、防着爸爸?

    你就算真是好心,这些话也应该跟老婆说,跟女儿说是什么意思?

    幸好很快就到达目的地,荀乐乐三人下了车,她带着舅妈和表姐熟门熟路地进了餐厅让服务员带着进了包厢里。

    舅妈一眼看到菜单,眼睛噌噌地放光,跟魏莹莹商量起来要点什么菜,顾不上再传授她的人生哲学了。

    她看了那菜单显然非常满意,一连点了四五道菜以后才想起来问荀乐乐:“我是不是点多了?”笑了笑又说,“主要是我们农村的人一天到晚在地里干活,吃得多,你莹莹姐这高三了天天都得学习,费脑子,也得每顿都多吃点补补。”

    荀乐乐摇摇头,微笑:“不会,舅妈你看喜欢什么就点,这家店的菜分量不多。”

    舅妈立马跟着来了一句:“也是,吃不完咱们还可以打包带回去吃。”

    说完就继续研究菜单,一边看一边还跟魏莹莹讨论着要再吃点什么东西,水果饮品也全都要讨论一番。

    荀乐乐还想着请长辈吃饭要礼貌,一直控制着不碰手机,可是舅妈和表姐这似乎完全没有要跟她交流的意思,她一个人坐在一旁发了一会儿呆,无聊到开始研究其它桌的客人了……

    那边是一对年轻男女,两人颜值和穿着都是非常亮眼那种,很显然是在谈恋爱的;右手靠窗那四个人男男女女都有年龄差距好像也比较大,应该是特意过来品尝美食的;再那边是一对中年夫妇过来吃饭,一举一动和两人的气质都透露出良好的教养……

    最后荀乐乐无聊到开始观察她们这一桌的服务员小哥哥——穿着白衬衣黑马甲还挺好看的,不过今晚好像是第一次见,新来这边工作的吗?

    好不容易舅妈点完了菜,荀乐乐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后舅妈一开口,她就发现自己好像是这口气松的太早了,因为点完了菜的舅妈又开始说起老家谁谁谁去外头打工有了女人孩子回来闹离婚、邻居家谁谁谁迷上了打麻将天天不着家老婆去叫他还打人啥啥啥的。

    荀乐乐听着听着简直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她不是穿到了有钱人家体验小公主一样的生活吗……一直以来的生活也的确都是这样的,但现在忽然有一种自己穿到了种田文里的感觉。

    还是什么爽文?

    这一大堆一大堆的极品是怎么回事?

    包括她这个舅妈……虽然是妈妈那边的亲戚,她作为晚辈不该有什么意见的,可是从第一面到这第二面,荀乐乐真的觉得这位舅妈有点……

    当然了,舅妈也没有让荀乐乐失望就是了。

    吃完了饭荀乐乐去买单,一转头就看到她站在落地窗前俯瞰城市夜景,看就看吧,那个表情总是……

    荀乐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乐乐啊,这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在这儿看着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她抬手一指,“那里是什么啊?花花绿绿的,也太好看了吧?”

    这家高级餐厅地址是在七十多层的楼上,出了名的夜景观赏地点,这也是餐点的卖点之一,同样的菜品晚上比中午要贵上许多,道理就在这里了。

    而舅妈指的那地方,是一个公园,里面有s市最大的摩天轮,才建起来没几年,本地去的人很多,也是外地来s市旅游的人的打卡圣地。

    荀乐乐没有去过,她对那个不感兴趣,而且听说人特别多,尤其是晚上,基本从天还没黑下来就要排队,一直排到歇业时间。

    跟舅妈说了一下她知道的以后,舅妈倒也没有直接说要去,就是开始不停地赞叹,诸如什么“真好啊”“大城市哪儿那儿都好、还有这种东西,我们听都没听过”“也不知道得多少钱啊”“大城市的人就是厉害”……

    一直到上了回去的车都还在念叨,她是跟自己女儿魏莹莹念叨的,一边说,一边看荀乐乐的表情。

    见她是真的不打算带她们去,魏莹莹也一直叫她,舅妈到底还是停了下来。

    荀乐乐在车上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微信里除了几个小姐妹在聊天、老师发了一些真题过来让她下载好做出来发给他、其它也没有什么了……

    好吧,是姜慕白没有搭理她。

    这个时间点,吃饭时间已经过了,他应该快要下晚自习了?

    没有看到消息吗?

    荀乐乐疑惑了一下。

    不过回了家里,她就顾不上这些了——

    舅妈带着魏莹莹在她们家楼上楼下全都看了个遍,所有能开的房间门都打开看了一遍,要不是荀乐乐拦着,她连两个哥哥、父母的主卧、还有潘阿姨的房间都想打开进去研究一下。

    荀乐乐实在不知道她要看什么。

    这是什么习惯。

    舅妈也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看荀乐乐拦着不让,她还当面嘀咕:“这孩子怎么这么见外……我这不是没见过,想开开眼界嘛真是的……看一眼又不会给看坏了……”

    荀乐乐微微笑着就当没听到。

    她很多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又是个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想欺负她的人。

    从刚开始的吃亏,到后来慢慢练出来,知道怎么对付这样的人,也没有用太久。

    荀乐乐没有对舅妈怎么样,第一是严格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二次见舅妈,第二是她觉得舅妈只是说话和行为不太讨喜,并没有过分。

    简而言之,没有越过荀乐乐的底线。

    至于那个表姐……

    她是从头到尾都露出想劝阻她妈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是非常小声、很微弱的那种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连大声说一句“妈你别这样”都没有,荀乐乐对于这个表姐的观感也不怎么样。

    但同样的,她只是没有劝她妈而已,太过分的事情是没有的。

    荀乐乐看着母女俩看完了所有房间以后,选了一个、哦不两个客房准备住下。

    本来魏莹莹是想母女俩住在一起的,一个房间就够了,但很快就被舅妈反对了,她表示在家里头还不够挤的,乐乐家里房子这么大房间这么多,挤在一起干啥。

    她要一个人睡。

    魏莹莹自然就只能去住她隔壁了。

    荀乐乐点了点头,也没觉得她们过分到需要被赶出去的地步——

    没想到这时候潘阿姨跳完广场舞从外面回来了。

    她一看到荀乐乐就笑呵呵地说道:“乐乐你回来啦?外面吃饱了吗?没吃好我再给你做点?要不要吃水果?零食?我去拿给你?”

    听到动静的舅妈也打开了客房的门,看见潘阿姨她立即“哟”了一声:“这不是那个……那谁来着,哦对了,这不是赵家洼姓潘的吗?潘大姐啊,你在我弟媳妇儿家这几年可是越来越显年轻了,我这上回来这儿硬是没有认出来你。”

    听到她叫潘大姐,荀乐乐都结结实实地愣了一愣。

    因为她这位舅妈虽然染了头发也烫了卷,但不管是穿衣打扮还是身形,还有皮肤状态,看着都比潘阿姨要年纪大一些,说大十岁都有人信。

    没想到她居然一张嘴就叫潘大姐了。

    潘阿姨也知道荀乐乐出门去接人来家里的事情,荀乐乐还跟她交代过在外面吃过饭才回来,只是她吃过饭后到外面跳广场舞、也跟几个小姐妹聊了聊天,一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猛一下看到村子里的赵华丽出现在荀家,一开口就有点阴阳怪气的,潘阿姨也楞了一下。

    然后她就露出了满脸笑容:“是华丽啊,好些年没说过话,你不开口打招呼,我都不敢认你。”

    赵华丽就呵呵笑着:“是啊是啊,你在这大城市里头跟咱们在乡下地方过的可不是一样的日子。这要不是在我弟媳妇儿家里头看见你,在大街上真看到,我也不敢跟你打招呼啊,你这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样子了,咱们这小地方人可不敢上来攀亲带故,要是丢人了咋办。”

    虽然多年不见,但潘阿姨却似乎还是挺了解这位老乡的为人,听到她的话也还是笑容满面的:“看你说的,我不也是小地方人嘛,就是在这里打工,那也是托了别人的福,要不我也还在家里头过日子。”

    “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们两个你来我往的说话,隔壁屋子里的魏莹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在荀乐乐看来,潘阿姨的段位可比她的舅妈要高太多了,虽然舅妈那嘴就没停过,而且没有一句顺耳的话,潘阿姨就是能够面不改色地笑着当做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还笑眯眯的打招呼。

    人家还能一边说话一边干活儿呢!

    潘阿姨一边听着赵华丽阴阳怪气地说着话,熟门熟路地去给倒了水、又手脚利落地给洗了个果盘出来放在茶几上,还又拿出几包小零食。

    这期间,荀乐乐也还在场,亲眼看着舅妈那嘴就没有停过。

    荀乐乐是想着潘阿姨毕竟是请来家里做保姆阿姨的,她才是主人,就这样上楼去让舅妈跟保姆阿姨聊天有点不太合适。

    可是目前看来,舅妈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而且一点也不顾及她在场,说话越来越难听,脸也是越拉越长。

    明明潘阿姨什么都没做。

    荀乐乐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赶紧跟舅妈说了一声晚安转身上楼了。

    一直到她回了自己房间关门之前都还能听到舅妈的声音。

    潘阿姨偶尔也回一两句,不仅听不出生气或者憋屈来,好像还越来越高兴,声音里都透着一股轻快。

    她越是这样,赵华丽就越是生气。

    荀乐乐搞不太懂舅妈的心态,她晚上又按照计划复习了功课,顺便做了老师发过来的卷子。

    第二天一大早从大家一起坐在餐桌上吃早饭开始,舅妈赵华丽就没有消停过。

    荀乐乐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反正是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潘阿姨在荀家呆了很久了,没有发现问题之前,荀乐乐三兄妹都是把她当家人一样的相处的,别的不说,至少吃饭是大家坐在一起吃的,不会让潘阿姨一个人躲在厨房里吃剩饭剩菜这样。

    这样时间长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后来发现了潘阿姨有问题,可是既然暂时不打算拆穿她,而且就算她真的有问题需要计较需要算账,荀乐乐认为也不需要通过不让她在餐桌上吃饭来表现。

    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今天赵华丽来了。

    她从昨晚刚刚见到潘阿姨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好听的话,摆明了是不打算和平相处的。

    虽然赵华丽和潘阿姨在老家的村子里可能是老乡,没有个谁高谁低之分,但现在是在荀家,还是在荀家雇佣了潘阿姨做保姆阿姨的荀家。

    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两个人的身份是不对等的。

    赵华丽不管怎么说都是魏淑芬的亲戚,而潘阿姨是拿着荀家工资、靠着荀家吃饭的员工。

    吃早饭的时候,潘阿姨将所有饭菜上上齐了,看着荀乐乐和赵丽华还有魏莹莹也都上了桌。

    她刚刚端着碗坐下来,赵华丽就不阴不阳地看了看她,语气非常夸张:“哟,拿工资当保姆的,还能跟主人家一起上桌吃饭了?咱们农村人家里来了客人,女人都不能上桌的,更不要说长工煮饭婆了。这大城市里头也有不如我们乡下地方的啊?”

    她已经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荀乐乐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舅妈,潘阿姨在我们家好几年了,咱们也没拿她当外人,一直都是一起吃饭的。现在是新社会了,讲究人权人人平等的,早就没有旧社会地主长工这样的事情了。”

    赵华丽就更来劲了,白眼翻的简直要上天:“主人家人好,那打工的就更不能不知趣了啊!上哪儿去找这么轻松的工作、这么通情达理的雇主哦?我可听说了,我们村子里那个明明的妈也去大城市里头做保姆,一个月工资上万,可是那伺候的什么人啊,两个老头老太太,一天到晚闲在家里头,没事就想办法折腾明明妈,一会儿要让把客厅再拖一遍,一会儿让厕所再洗洗,做的饭不喜欢要重新做,衣服叠的不满意,重新洗重新叠。乐乐三兄妹都大了,人又都这么乖巧懂事,还让有些人坐着一起吃饭……哼,主人家给有些人脸,那是人家人好,真要是要脸的人都做不出顺杆子爬的事情来。”

    说完最后还加了一句:“就是看电视,也没见过大老板跟扫地阿姨坐在一起吃饭的。”

    荀乐乐皱着眉头:“舅妈你……”

    潘阿姨立马端着自己的碗筷站起来:“乐乐没事,别说啦。”她朝着荀乐乐笑了笑,“我去厨房里吃,也是一样的。”

    说完不等荀乐乐说话,就转身去了厨房里。

    赵华丽已经端着碗吃上了潘阿姨做好的早饭了,但显然没有打算轻易罢休,她已经想好了,姓潘的坐在这里一起吃饭,她就要一边吃着她做的饭一边冷嘲热讽,看她到底要不要脸。

    就算真的能吃下这一顿饭,也一定要让姓潘的消化不良。

    没想到她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退缩了?

    连话都没有跟她说一句,直接端着碗去厨房了?

    赵华丽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她毕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是真的看不懂脸色,只是大多时候能够做到视而不见,不受别人的眼神影响想干嘛干嘛而已。

    她眼看着姓潘的躲去了厨房,荀乐乐的表情也很不好,就连坐在一旁的女儿都有点怪她,于是赶紧拿起碗筷吃饭。

    还不忘给女儿夹菜:“别光吃白粥啊!你尝尝这个酒糟鱼,看着就很下饭。”

    转头又给荀乐乐夹了一块。

    吓得荀乐乐赶紧说道:“这是专门给舅妈和表姐做的,我不爱吃这个,你喜欢就多吃点。”

    赵华丽扑哧一笑:“大城市里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你看看你表姐,还比你大一岁呢,这小家子气的劲儿,跟乐乐你啊,是真的没法比。”

    然后就开始一边吃一边让荀乐乐多照顾表姐,教教她什么的。

    荀乐乐只好埋头吃饭,偶尔干笑几声以示自己在听。

    幸好,吃完饭她们母女俩就一起出门办事去了——魏莹莹比荀乐乐大一岁,正在读高三,学习是很紧张的,要不是因为要过来参加个什么考试,她也不会突然跑到荀乐乐家里来。

    因为眼看着就是冬天了,家里也没有那么多活要忙,再加上魏家一家子都对传闻里非常有钱的荀家有点想法,赵华丽说女儿从来没有一个人离过家、来过大城市里头不放心,要跟着女儿一起来,魏莹莹的爸爸也就答应了。

    毕竟他们可是有个有钱的亲戚在这市里头的。

    这些年眼看着荀家越来越富,孩子也个个都出息,他们这些亲戚却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心里面都很有一些想法。

    要不是因为荀乐乐从去接舅妈开始就进进出出的一直把左胳膊的吊带吊着,看着是个伤残人士不太方便,赵华丽肯定不会就这样自己出门了,说什么也要让她一起去的——

    她们这么多年没来麻烦过弟妹家,好不容易来一趟,一起出门还能让她们这些亲戚花钱吗?

    荀家肯定不好意思。

    赵华丽都看过了,昨天不管是打车还是买东西,尤其是晚上那一顿饭,可都不便宜!

    光是晚上那顿饭都要抵她家一年挣的钱了。

    荀乐乐结账的时候眉头都不眨一下,显然在人家眼里就不算钱。

    还有她们来荀家什么都没带,荀乐乐当然不能就光看着,回来的时候就在她们小区门口的大超市里买了睡衣还有贴身换洗的衣物。

    她们用的毛巾牙刷什么的也都是全新的。

    赵华丽心里非常满意,今天早上就很爽快地出了门,没有跟荀乐乐多做纠缠。

    荀乐乐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转身就去跟潘阿姨聊了聊。

    潘阿姨心态倒是很好,一点也不在意难听话,也不在意赵华丽的态度,荀乐乐道歉,她还直摆手说没事。

    “乐乐啊,她说我几句而已,年轻时候我听过的难听话可比这难听多了,当面破口大骂的都有,还有动手的呢!这算啥!只是你别怪潘阿姨多管闲事,我跟你说,早些年早村子里我就听过华丽的性子,现在看是比早些年更厉害了,你可得小心一点。”

    荀乐乐点点头:“我知道。”

    可是赵华丽最多就是想占她点便宜,比如吃个饭买点东西让她掏钱什么的,荀乐乐认为她不缺那点钱,对一直生活不太好的亲戚就不用太吝啬。

    花一点点小钱,买一个大家都开心安心,挺好的。

    至于说厉害……

    荀乐乐只是觉得舅妈的确是想占她家便宜,对着潘阿姨的时候说话也挺难听,不过她也没有掩饰,表现得很直白。

    潘阿姨不计较话难听,而她也不计较花点钱。

    赵华丽的做法就不算什么了。

    跟潘阿姨说了几句话以后,荀乐乐又想到赵华丽出门之前说了中午要回来吃饭的,她赶快告诉潘阿姨中午多加几个荤菜,鱼虾什么的。

    潘阿姨笑着答应下来。

    荀乐乐继续去楼上自己房间里埋头学习。

    按照她的计划,学习了三个小时以后,她打算去楼下走动走动,散散步也休息一下脑子——

    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她就看见赵华丽手里拎着个大红色的塑料袋,健步如飞地往荀乐乐这边走。

    远远看到荀乐乐,赵华丽就露出一个笑容,赶紧招手:“乐乐啊!你怎么下楼来了?我没告诉你我提前回来了啊,你怎么知道的还专门下楼来接我?是不是电视里那个监控?这有钱人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

    荀乐乐笑着说:“舅妈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你表姐那考试,没想到下午还要继续考,中间就两个小时不到。那地方离你们家这儿太远了,回来一趟下午怕赶不上考试,她就一个人留在那边,考完吃个午饭再接着考,我就先回来了,我会看着时间的,等她下午差不多考完了了我再去接她。”

    荀乐乐点点头:“那你这买的是?”

    她纯粹好奇所以问了一句——赵华丽都没有掩饰的意思,摆明了这几天住在荀家,那衣食住行都打算花荀家的钱了。这怎么出去一趟还买了东西回来?这大红塑料袋是最大号的袋子,装的可不少,看着像是衣物?

    赵华丽神秘地笑了笑:“一会儿回去你就知道了!走走走,咱们这就上楼去吧,外头老大的太阳,晒得慌,我这在外头啥都不懂,人家都瞧不上我们乡下人,我连口水都没喝上,嗓子都要冒烟儿了。”

    荀乐乐:……

    她一句话也没能说的上,全都让赵华丽说了。

    两个人一起上了楼,潘阿姨已经买菜回来开始要准备中午的饭菜了。

    赵华丽显然是早有预谋,拎着她的塑料袋上前去一把拉住了潘阿姨直接把人拉到了客厅里坐着——现在倒是不记得在意什么工人和雇主的区别了。

    潘阿姨连声拒绝没有用,问怎么了,赵华丽就神秘兮兮地笑着说:“你一看就知道,一看就知道,来来来,别急啊!我可是一片好心,咱们都是老乡也是老邻居了,你可不能拒绝我啊!”

    荀乐乐也站在一旁。

    她亲眼看着赵华丽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套衣服。

    上身是翠绿翠绿的薄外套,春秋穿的那种,就是非常老式的对襟褂子,衣服两侧都有着一模一样的衣兜,裤子……则是死亡芭比粉色,也是普普通通的直筒长裤,斜开的两个裤子口袋,没有任何特色。

    鞋子……是浅黄色的,看一眼就要亮瞎那种。

    这一身衣服的配色也是绝了。

    比当初潘阿姨劝荀乐乐一身的死亡芭比粉还要可怕。

    而且衣服和鞋子的质量看着都非常不咋地,衣服裤子上都能看到线头,布料也是很差劲那种,鞋子就更不用说了。

    赵华丽还一件一件地全都给拿了出来,语气得意洋洋地介绍着:“这个是那个什么,买的时候店主说是一个韩国过来的牌子,可有名了,咱们这边想买还不容易买到。裤子也是同一个牌子的,我可花了不少钱。老姐妹啊我跟你说,你肯定也知道的,我这个人说话一直都不怎么好听,咱们一个村子的人都知道,早上的事情你可不要跟我计较哦,我不是有心的,出去我们家莹莹就说我了,说我做得不对,应该给你道歉,我想了想也是,咱们多少年没怎么见过了,我实在是不应该。这不,送了莹莹进去考试,我就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店里头买了合适的衣服,送给你做赔礼啊!你可别嫌弃!”

    荀乐乐:……

    舅妈能在人生地不熟的s市里找到这样的店铺,买到这样的衣服也不容易。

    这是赔礼道歉?

    她这表情和语气,还有动作都不像啊?

    荀乐乐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潘阿姨当然不可能看不出来。

    荀乐乐正要开口让舅妈不要太过分——别的不说,潘阿姨可是在她家做保姆的,一天三顿给她做饭吃的,赵华丽母女两个现在也在这儿吃,她这样得罪人有什么好处?

    真把潘阿姨惹急了给她饭菜里下点泻药或者是弄点虫子厕所里的东西加餐她也不知道啊。

    说几句难听话就算了,这样专门搞这种丑角一样的衣服来侮辱人也太过了。

    虽然潘阿姨也劝过荀乐乐接受死亡芭比粉,但是讲道理,其实不管是潘阿姨劝荀乐乐的时候说的那些话,还是她自己平时的穿衣打扮,审美水平都是在线的。

    她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一身打扮?

    赵华丽还在那里用非常夸张的语气催促着潘阿姨快去把她买的衣服换上试试。

    荀乐乐皱着眉头就要开口——

    “行啊!”潘阿姨笑容满面地说着,接过了赵华丽手里的衣服裤子,“等着,我这就去给你试试看。”

    荀乐乐:……

    就连本来催促潘阿姨的赵华丽都愣了一愣,然后眼睁睁看着潘阿姨拿着衣服裤子进自己房间去了。

    荀乐乐这才皱着眉头说道:“舅妈,你来我们家难道就是为了折腾潘阿姨的?”

    赵华丽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保持了笑容:“乐乐啊,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可是专门给她买的衣服,花了钱的!你不知道,我们乡下人赚点钱不容易,一毛钱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上。我跟她也是认识几十年的老姐妹了,我至于为了恶心她花自己的钱吗?那我成什么人了?我说话不好听我承认,这我不是买了衣服赔礼道歉吗?乐乐你怎么能这样说舅妈?”

    荀乐乐:“……那衣服鞋子,舅妈你自己愿意穿吗?”

    赵华丽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愿意穿!有人白送哪怕是一身孝服我也愿意要!”

    荀乐乐:……

    说话间潘阿姨的房门就又打开了。

    荀乐乐转头看了一眼,差点直接被闪瞎——

    老话说红配绿赛狗屁可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这一身打扮实在辣眼睛。

    潘阿姨一出来还轻盈地原地转了一圈,不等赵华丽说话,她主动就去把黄鞋子给换上了,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步。

    “怎么样?我这一身,是不是鲜亮得很?能上那个什么巴黎时装周?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让华丽你破费啦!”

    荀乐乐:……

    赵华丽:气到昏迷·jpg。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jpg
登陆百佬汇平台(www.angelml.com)阅读《穿成豪门秃头少女[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www.angelml.com/sdzdjm]